刘壮虎:关于研究生培养的几点思考
网址链接:http://www.phil.pku.edu.cn/cllct/bbs/viewthread.php?tid=888&extra=page%3D1

(在《纪念金岳霖先生诞辰115周年学术研讨会暨金岳霖学术奖颁奖会》上的发言提纲)

一、什么的逻辑前沿


我们都提倡,研究生的选题要选逻辑前沿。我们在对博士论文评价时,也经常说此选题属于逻辑前沿。逻辑前沿是一个比较空泛的说法,并不确切。
在我看来,我们现在至少在两种不同的意义使用逻辑前沿这个词。一是相对于不同的研究方向的,二是相对于一个研究方向内部的,
我不主张过多地强调在第一种意义下的前沿,我们有的时候说的大多了,如前几年就有不少人到处说,逻辑的转向、趋势等,其意思就是说一些逻辑研究不再是前沿了,而他们说的那些才是前沿的。
其实,逻辑学不同研究方向并没有贵贱之分,它们都是逻辑学研究的组成部分。第一种意义下的前沿更确切的意思应该是“热门”。“热门”用不着提倡,相反地我们不该限制学生选择“冷门”。
更应该强调是第二种意义下的前沿,在选定的分支或研究方向里,要求学生进行前沿的研究。
总之,我们要强调的是研究成果本身的前沿性,而不要过多在乎它所属的分支或研究方向。这样我们可以避免一种笑话:一种很浅薄的研究,因为它在前沿的领域里,所以它就是一种前沿性的研究。

二、继承与创新


首先我们对博士论文要有一个正确的定位。博士论文只是研究工作的开始,是从学生到研究者转变的一个标志。不要奢望在博士论文得到多重要的研究成果。
博士论文都有一个要求,要求学生对所研究的领域有一个比较完整的了解,正在研究的问题,基本的技术与方法等。
任何一种学术研究都要有创新。对于博士论文的论文中的创新,我们一般只要求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进行一些改进,对研究的问题有所推进,不必要求有重大的创新。其实在博士论文中有重大创新基本上是不可能的。
我们更应该关注的继承而不是创新,是对所从事的研究领域中现有的技术和方法的掌握和运用,我们提倡的创新也是在这个基础上的创新。如果没有这样的基础,所谓的创新是要打问号的?
总而言之,要对前人的研究作较为全面的继承,而在某一点上作突破创新。
要避免两种倾向,一种是成为综述性,每个点上都蜻蜓点水。另一种是只在一个点上,一个问题一种方法,其它的什么都不了解。

三、逻辑与逻辑的应用


当今社会,各学科互相交叉是一种趋势。逻辑与其它学科的交叉有两个方面,一是从其它学科的研究中抽象出逻辑,进行逻辑方面的研究。二是将逻辑应用到其它学科中,解决那学科的问题。
作为社会现象的逻辑学研究,这两个方面都有,也都很重要。但从逻辑学理论看,第一种才是逻辑学研究,而第二种属于其它学科的研究,仅仅是在研究中使用了逻辑的方法。
作为一种社会的研究群体,这两方面研究都可以。但作为逻辑博士点的目的,是培养从事逻辑学研究的人才,至于他以后去做应用方面的工作,那是另一回事。至于所谓的综合性人才的培养,不是我们的任务,我们也没有能力,那是那些综合性的研究所的事。
所以,我们更应该强调博士论文研究的理论价值,对与应用相关的那些逻辑分支来说,要强调逻辑分支的理论价值,而不要过多关注它的应用价值。实际上,逻辑对其它学科的应用是整体性,其它某个问题的应用价值或许是无意义的。
特别要说的是逻辑哲学问题。逻辑哲学本来应该是一种哲学,作为逻辑学的分支只是中国社会的一个怪胎。
作为一种事实,我们也无可奈何。但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,这不是我们建立逻辑学博士点的目的,只是我们的一种额外的工作,只是一种副业。
近几年在博士生中,研究逻辑哲学的越来越多,那些些研究到底合格不合格这里先不说,真正的逻辑学研究越来越少。过去我们问,中国有几个逻辑学博士点?现在逻辑学博士点是足够多了,每年的逻辑学博士生也是足够多了,过几年我们是否要问,中国还有多少博士生在做真正的逻辑学研究?


发布时间:2011-05-17 10:00:41
联系我们      关于本站      版权所有© 2009-2017  北京大学哲学系逻辑、语言与认知研究中心      地址:北京大学人文学苑二号楼